心中的圣人---致外婆

Monday, May 24, 2021

今天是圣母进教之佑,普世教会为中国教会祈祷日,也是我外婆去世28周年。
清晨献祭默想时,突然觉得姥姥的生命与今天所有的纪念都是那么契合。外婆生前特别敬爱圣母,童年的印象里,她常把我们小孩子聚在一起,给我们讲圣母的故事,教给我们念"万福玛利亚"。她手里常拿着念珠,用她那在为信仰受迫害中被砸烂的指肚摩挲着一粒粒的珠子,带领全家人诵念玫瑰经。以至于她的念珠总是那么的油亮发光,让我常幻想那肯定是姥姥最珍贵的财宝。姥姥很少提及她在那个混乱的年代为信仰作证的事,我也是从亲人那里听说,姥姥勇敢见证信仰,虽被人夹去指甲,用砖头砸碎十根手指,挂牌游街,甚至被罚十多年打扫街道卫生,也从未背弃过信仰。小时候我很喜欢把玩姥娘的手指,觉得很奇怪,很好玩。她的十根手指各种形状的扭曲,每个指肚都好像兔子的脚,分成了几瓣儿。每当我问起姥姥怎样经过了那段可怕的日子,她总是笑笑说: "念万福玛利亚,圣母就会给力量。"
童年的记忆里,外婆总是清晨来我家"走亲戚",后来才知道,她每次来都是顺路来看我们,主要是为了望弥撒。姥姥的村子教友少,是小堂口,那个年代神父刚刚被释放出来,也多半会在像我们村教友多的大堂口做弥撒,所以姥姥只能早起来我们村"赶弥撒"。 姥姥喜欢望弥撒在我们当地也算小有名气了,几乎每天神父走到哪里,她就跟到哪里。姥姥不会骑自行车,有时姥爷或舅舅他们没有时间,她也会半夜起来,步行十几里,甚至数十里去参与弥撒。直到后来中风卧床,才结束了赶弥撒的日子。
姥姥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在自己村里盖一座教堂。她们村里教友不多,当时只有几十人,祈祷聚会也都是在姥姥家。记得那时候,每年收麦和秋收之后,姥姥总会鼓励大家捐一些粮食,一点点的积攒,盼望着将来能够在村子里盖一座教堂。这个愿望,直到她1993年去世的时候,还没能实现。姥姥也鼓励圣召,我还记的当时她听说月华舅舅要圣神父时那激动的神情。幼年的我,也常被外婆鼓励去修道。我想也正是因着姥姥的祈祷,在她去世的那一年,我和他们村的三个小伙伴一起去了备修院。如今,姥姥的村子里,虽然教友不多,但已有三位神父,三位修女,加上我们这些外甥子侄,也有十多位了。而姥姥修建教堂的梦想也在她去世十年之后得以实现,一切的一切相信都有她在天堂的看顾和代祷。
十多年前姥姥的坟墓迁移,我当时已在国外读书,没办法赶回去参加。听参与迁坟的亲友说,当时有很多奇异的事情发生,比如棺木毫无朽坏,姥姥尸体如石膏像等等。据说当时教区相关的人士也有去查证,后来王主教还特别为姥姥举行了隆重的追思弥撒,并邀请大家效法外婆为信仰作证,热心敬主的芳表。村里的很多人也把姥姥视为圣人,也有很多人托她代祷。然而,圣人是什么?到底怎样才算是成圣? 其实圣人不在于满腹经纶,也不在乎成就大事。圣人是那些透过他们,天主的光得以彰显的人。如果这样理解,姥姥于我已然是圣人了。而对于这些敬仰,我想姥姥即使在天堂上也会腼腆的笑笑,为她,跟天主在一起就足够了。
5.24,为中国教会祈祷日。祈祷什么,我想不是中国教会作为一个宗教组织的振兴,而是我们每个中国的基督徒在生命中与天主相遇,作为天主的子民像佘山圣母一样把基督高举。我们的国家需要福音,我们的民族需要基督爱的救赎。而这一切的实现在于我们每个人都发现天主与我们在一起,而我们也把生活的天主分享给身边的兄弟姐妹。
     
     5.24
     佘山圣母,为我等祈! 
     中华诸圣,为我等祈!

Add new comment

4 + 7 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