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见证】|四川一位大学生从无神论者到为主服务的信仰故事(下)

Wednesday, April 14, 2021

上期节目当中我们讲到,黄英姊妹跟她的爱人在教会服务几年之后选择结婚。结婚之初,身份突然的转变给她及她的爱人,生活上带来了很大的冲击和挑战,也让他们的信仰和对天主的信赖备受考验。接下来就让我们来看一下,结婚以后黄英姊妹的故事……

木兰: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您结婚以后的生活吗?

黄英:结婚后,就不能像以前一样住在教堂了,我们需要出来租房子,开始一个小家庭的生活。租了一个小房子后,接着就找工作。虽然找工作对我们来说还是有很多不适应,不过在开始的时候还是很顺利的。我们当时找了同一家公司,公司待遇还不错,当时我们对未来充满了憧憬。就在我们刚进公司培训的时候,我发现怀孕了,这对当时的我们来说还有点接受不了,因为怀孕打破了我们原有的计划。我们本来计划至少等我们工作都稳定了才考虑要孩子,我们一点经济基础都没有,而且有了孩子我肯定就不能继续工作了,要靠我爱人一个人,压力会很大。

木兰:那对于你们来说这也是不小的一项挑战吧?怎么去面对这件事呢?

黄英:确实是很大的挑战,但孩子是天主的恩赐和祝福,既然这个时候他来了,我们也需要调整自己。所以很快我们也接受了这个小生命,也开始期待他的到来。为了更好的照顾这个小生命,我就暂时不工作,在家好好养胎。我先生就开始一个人撑起我们这个小家,他的责任很重。最初的两年里,我先生经常的换工作。

木兰:为什么经常的换工作呢?

黄英:我是很理解我先生的,对于一个刚刚毕业就结婚,很快就要成为一个父亲的男人,他不仅要开始适应生活中他的角色变化,同时还要适应他在这个社会当中的角色。这些都需要时间,在那段时间里,他心里的压力比很多人要大。另外就是有些工作管理方式和理念很难让人接受,特别是对于基督徒。就比如我们共同进的第一家公司,去的时候招聘信息上说的很好,我们在培训的时候也感觉能在那个公司有很好的发展。但正式入职之后却不是那样,有些人会选择隐忍,但大部分人没办法,提意见公司也不会改,我们一起去的基本上都离开了。离开那家公司我先生开始一个人去找工作,就不是很顺利。很多工作都是销售类的,我爱人的性格很难去做销售。后来我们的孩子出生,他要工作,又要兼顾照顾孩子跟我,所以需要工作时间不能太紧张,要有很大的弹性。但这种工作几乎没有,所以就一直在不断的找新的工作。

木兰:刚步入社会就要承担起一个家的责任,压力确实会大一些,你们没有找父母帮一下忙吗?

黄英:最开始肯定需要家里人帮忙,他们也帮了我们很多。但我们毕竟成家了,也是大人了。父母年纪大了,不想麻烦他们太多,还是要自己负起这个家的责任。包括在照顾孩子方面,三个孩子几乎是我们夫妻俩自己带的。生了老三之后有段时间实在照顾不过来,我们想过让老二在老家让爷爷奶奶帮忙带,但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发现不可以这样。老二不在身边会对我们产生一种疏离,也对他成长不太好,我们觉得三个孩子在一块比较好。我们就选择自己带,放假的时候会带他们回老家,不过也主要是我们照顾,其实这样真的很累也很疲惫。

木兰:确实很不容易,对于已经开始养育孩子,但一直没有稳定的收入,你们会担心吗?

黄英:那几年很奇怪的,没有太多的忧虑,我们对物质生活要求并不高,天主也没有亏待我们,每天的日用粮还是有的。可能是我刚领洗没几年,参加那四个月的培训给我很大的力量,所以我对天主的信心很大。而且我对我丈夫也很有信心,我会尊重他的决定,也支持他的选择。我先生信仰也很好,他很爱天主,所以我们可以同心合意的祈祷,一起面对看起来糟糕的生活。他是我向天主求来的伴侣,我也很感恩天主给我的安排。虽然我们的生活不富足,但我们的眼光一致。我们都是追寻天主旨意的人,所以内心很富足。

木兰:您分享到您先生是向天主求来的,引起我的好奇,特别想知道您和您先生相识相恋的过程,可以分享一下吗?

黄英:当然可以。在没有信仰之前我最理想的伴侣是,没有不良嗜好,可以陪我一起仗剑走天涯。有信仰后我的理想伴侣除了没有不良嗜好以外,要和我有共同的兴趣爱好,最重要的一点必须要爱天主超过爱我。我先生身上的很多特质都很吸引我,最吸引我的就是他谦卑内敛,而且爱天主爱得很纯粹。我们是在2009年的夏令营认识的,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在真人苦路中扮演的耶稣的角色,他演的很投入,情感很真挚,我就觉得他对耶稣基督的感情真的很不一样。在教堂服务期间我们也经常有接触,但真正被他吸引是在2011年一起参加西班牙的世青节的时候。他总是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给予我帮助,他不夸夸其谈,谦卑内敛。也就是在那年的将临期,我向天主要一个恩典,赐予我一个相伴一生的伴侣。那时候我心里想的那个合适的人就是他,但我还是放在祈祷当中去分辨,问天主我未来的伴侣会不会是这个人。当我在祈祷中越来越确定是他的时候,我就开始追求他。

木兰:所以是您主动追求的您先生?

黄英:是的,我觉得他就是我要找的那样的人,如果错过我可能很难在遇到了,该主动还是要主动的。他对我也有好感,所以我们就在2012年正月十一的时候确定了恋爱关系。现在回想起来,我先生身上的好多特质就是当初我想要的理想伴侣的样子。

木兰:感觉您当时祈求的伴侣就像大圣若瑟一样,您是一个寻求天主旨意的人,也很勇敢,对自己的选择也很有信心,那后来呢?您先生的工作怎么样?

黄英:你这么说的话,我回想一下还真的是,我先生的谦卑内敛和虔诚确实有点像大圣若瑟。他也是一个寻求天主旨意的人,所以我觉得两个人只要目光是一致的,寻求的方向是一致的,一起相互支持,互相理解,日子就不会难过。所以那时候我先生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,我就没有为生活上的事去唠叨过他。我觉得为生活烦心的不仅是我,他比我更烦,如果我说他,可能让他压力更大,不仅起不到好的作用,还可能适得其反。所以我就把这一切都放在祈祷中。后来我们就商量着要不自己做点什么,就是所谓的创业 。这样的话时间弹性比较大,能兼顾工作和生活。我们也想要从自己熟悉的和擅长的方面去开始,当时就看到教会的好多活动和学习班都会准备统一的T恤,但好多时候做出来的衣服都很不合适。之前我们在教堂服务的时候也会做一些教会活动的LOGO设计,就想着可以帮着找到更合适的衣服,也可以帮忙大家设计适合自己团体风格的,于是就开始了做教会文化衫。刚开始做的时候还是很不错的,后来做这个的越来越多,也就没以前好了。所以后来给教会团体做T恤和纪念品的同时,我先生也会在网上做一些代购。虽然我们的收入一直不是很多,感谢天主的是,我们还可以维持家里面的生活费和孩子们的学费。

木兰:分享到这里感觉您和您先生一直对天主都充满信心,但您前面也分享说有一段时间感觉离天主很远,感觉自己被舍弃了,这种感觉是什么时候产生的呢?

黄英:前几年一直是这样,对天主充满信心和感恩,即使生活有时候捉襟见肘,也没有抱怨。但怀了老二之后,就开始接受不了了。那会儿老大刚一岁多。我就问天主,我们刚刚适应了老大,现在这个家也是勉强支撑,现在又来一个,这是很大的负担呀。不过随着老二的出生一直到后来我们开始适应了照顾两个孩子,发现其实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糟糕。也就在这个时候我又怀上了老三,太突然了,我用了很长时间才接受有了老三这个事实,不过那时候我的情绪就不太好了。这种感觉一直到老三快上幼儿园的时候更加强烈。

木兰:三个孩子隔的年纪太小,会让您感觉没有喘息的机会吧?

黄英:是的,所以那段时间情绪很不好。那时候我想我家老三马上要上幼儿园了,自己也是时候出去找份工作贴补家用了。但自从结婚开始生了第一个孩子,我这七八年基本上就是在生孩子和照顾孩子,所以我很担心和社会脱轨这么久,我能不能适应找一个社会上的工作。这几年我除了家,其他的社交圈也就是教会这些朋友,大家都是很好相处的,都是彼此包容和接纳的。但到了社会上,人际关系我是不是能处理好。也可能是电视剧看多了,也会担心他们的一些行为和工作内容是违反社会原则的,特别是有背基督徒价值观的,我该怎么去对待。我一直在为我心里的这些担忧祈祷,但祈祷的时候却总是得不到回应,就感觉自己的祈祷一点效果都没有。所以就有很强的一种被抛弃的感觉,跟天主的关系好像隔了一堵墙,看不见也摸不着,特别特别的远。另外一点就是现在的经济压力更重了,因为老二马上要上小学。因为我们的户口问题,老大上小学的时候就是交了赞助费才能入学的,老二马上上小学,还要交赞助费。考虑完老二的上学问题,也就该考虑老三了。老大那时候是我妈帮忙我们交的赞助费,后面也不能总是麻烦父母呀。我先生现在的收入不是很固定,做网购,有时候挣得多,有的时候收入很少,但我们家里的支出只会增加不会减少。所有这些问题累积起来,让我感觉很不好。去年疫情不能外出,我在家里感觉越来越不好,后来也查出来我有点轻度抑郁症。

木兰:这种情况是很容易让人抑郁的,但从您的分享中我感觉,您的主要精力都投入到照顾三个孩子和家里的琐碎,是不是很少留意自己的情绪感受呢?

黄英:确实有点。这几年感觉自己就像个陀螺一样,不停的转。一直是家庭和孩子,没有给自己放松的时间,也很少照顾自己的感受。我很希望自己可以有机会去参加一些学习,充充电。其实也去参加过,但都是带着孩子去,注意力还是在孩子身上,我就发现自己是换了个地方带孩子而已,学习完之后,什么都没记住。而且三个孩子间隔的年纪又太小,对我的挑战更大。特别是他们吵架的时候,或者在争一个东西的时候。我要想着怎么去引导他们,才不会让他们觉得我偏心。我还要控制自己的情绪,让自己不去吼他们。但不吼不发脾气其实很难做到。我更多的精力就需要去学习如何做一个合格的妈妈,让自己可以更温和一些,我也经常祈祷天主能给我这样的力量。

木兰:您所有的关注点好像都在孩子身上,可能每一个妈妈都是这样,极少去关心自己,因为这样您患上了轻度抑郁症,这种情况需要很好的去照顾自己的情绪,但对您来说还是比较困难的吧?您怎么去处理自己这种状态呢?

黄英:对我来说确实有点困难,三个孩子抢占我的注意力,我很难去关注自己。不过很感恩,在我特别需要的时候,以前学习时的导师突然打电话联系我,她说:“我在祈祷的时候有一个很大的感动,就是想跟你聊一聊”,我一听感动的要哭了,那正是我情绪非常低落的时候,很需要倾诉一下。我就跟导师聊了聊我的状态,其实聊天并不是要对方一定给自己什么好的建议。就是通过这个倾诉的过程,让自己更了解自己的需要,也在那个当下关注到自己的情绪感受。这次聊天对我来说是很大的一个帮助,导师也说可以常常跟她聊聊。那时候我的信心就恢复了一些。很感谢天主一直在关注着我,就算我以为祂不理我的时候,其实祂还是在关注着我。我之所以感受不到祂,是我对祂的信心没那么大了。天主知道我那时候的无助,在一次祈祷当中,我看到自己的心里布满荆棘,这荆棘刺伤身边的人,也刺伤我自己。我问耶稣说我的心怎么变成了这样?该怎么办?然后就看到一颗开满玫瑰花充满馨香的心。看到那个玫瑰之心我感动的哭了,我知道耶稣是要我去效法圣母妈妈。于是我开始念玫瑰经,我用了一个很好的默想材料,是《同玛利亚一起默想基督》,每次念我都会被感动,这样念了一个月之后,我的抑郁症被治愈了,恢复了精神。我先生也在用这个材料念玫瑰经,我们有相同的感受,都在这样的玫瑰经祈祷中获得了力量。

木兰:寻求天主的人无论在何种境况都会相信可以从天主那里得到帮助,深深的感受到你们的信心,天主也不会使寻求祂的人蒙羞失望。您现在的状态怎么样?

黄英:是的,天主知道我的需要。我现在的状态非常好。老三开始上幼儿园之后我还是觉得我需要一份工作,不只是家庭的需要,为我自己来说更需要。天主也知道什么为我来说是更好的,所以就在我想这些的时候,一份跟以前在教堂服务差不多的工作就来了,是一个小伙伴自己做的自媒体工作室,专门做教会的内容,他们需要一个可以做后期的,我就去了。工作了一段时间感觉很好,虽然有时候工作很多也很累,但更多的是被需要后的充实,内心又恢复了从前的热情、平安和喜乐。更重要的是,我们现在的家庭氛围越来越好,我跟我丈夫的感情比以前更好了。

木兰:始终相信天主的人,会看到天主的恩赐,可能不是物质的,但内心真正的幸福、平安和喜乐不就是我们基督徒一直追求的吗?您和您的家庭真的特别蒙受祝福,您和您先生的信赖之心也值得我们学习。回头去看您的经历,您还想说点什么?

黄英:其实从开始接触信仰最大的一个感触就是:天主对我的召叫是有计划的。在我从一个阶段走向另一个阶段的时候,天主祂都在亲自做工。祂在我身上做工的痕迹特别明显,或许在那个当下我感觉不到也看不到,但当我回头去看的时候,会清清楚楚看到那些痕迹,那是恩典的记号。耶稣呼唤着我的名字把我召叫到祂身边,就像寻找并呼唤迷失的羊,找到我之后就把我带在祂身边,然后一步一步的带领我走到现在。接受祂、顺服祂、信赖祂,一切都变得自然而然,水到渠成。就像圣咏二十三篇中说的“上主是我的牧者,我实在一无所缺。”最后我特别想分享一首我很喜欢的歌,我感觉这首歌也是耶稣想要唱给我听的,名字叫《信赖》。

《信赖》歌词:

孤独的人啊 渴望遇到一个他(她)

茫茫人海 难道只能等待

孤独的人啊 要坚定对天主的信赖

祂已为你预备 都是最好的安排

这里是你们的家 这里有最好的他(她)

这里有你的答案 还有等你的他(她)

这里是光盐驿栈 这里有祝福的泉源

这里是家的港湾 让我们与你一起分担

木兰:“祂已为你预备,都是最好的安排”很感动的歌词,也非常感谢您带给我们的分享,为您的家庭祈祷,相信天主会更多的赐福给你们。

黄英:谢谢你的祝福,也祝福你们的平台越办越好!

木兰:谢谢!

Add new comment

14 + 6 =